放手,為何那麼難…還要騙自己多久? 離開偽裝的愛,才能「跟自己和解」 !

 

 

放手,為何那麼難?

 

你早已心知肚明,

這一段關係早猶如一灘死水。

沒有活力,沒有交集,各自在不同的世界裡。

有的只是消耗、爭執,及明著來暗著去的攻擊。

 

但因為習慣依賴,

或因為恐懼孤單、恐懼面對未知,

你們都騙了自己,這段關係還沒壞到無可救藥。

你心裡仍然等待著一絲可能性

 

 

 

 

你們可以 不再相互傷害

好好的在 關係裡依存

即使這世界再糟,

你們仍是彼此最終的庇護所、最穩固的守候。

你仍希望,你們一起走到天長地久,

沒有分離的發生。但是,這份心願始終還沒到來,

而迎來的是你越來越不認識自己,

越來越討厭自己臉上猙獰、扭曲、

憤恨及哀怨的表情。

 

在咆哮及怒吼聲中,在歇斯底里的狂怒中,

在冷漠的表情中,你開始不認得對方,

也不懂:自己何以成為一個那麼被仇視、

不被珍惜及在乎的人?

然而,離去,是那麼困難。

那些道德的、良心上的罪惡感,

和害怕孤單的恐懼無助感,

都讓你不敢就此放開手。

 

 

 

你不敢想像 自己的離開,

是否將帶 給對方傷害?

是否自己成了別人口中,

只顧自己的自私人?

而離開是否真的能解脫?

還是換來下一場苦難?

又或是只能與對方用盡生命,

耗損到彼此枯竭,才是一種仁至義盡?

與其讓對方指責你的拋棄,

不如乾脆放棄自己的人生,

你這麼想。

因為這樣再也不用承受那些自以為是的指責,

也不用累得再怎麼解釋也嫌不夠。

 

還要再騙自己,多久?

可是,親愛的,你知道嗎?

我們這一生無法總是對別人負責。

我們真正能夠負責,及給予交代的,只有自己。

 

為了他人能認同及看得過去,

你獨自忍受苦痛及空虛,

在一份空洞的虛假關係中,

扮演著自己的一角,撐住這一齣劇,

好讓大家不用經歷有所變化的吃驚,

也不必讓人擔心。

你可知道這一份代價的辛苦及心力交瘁的疲憊?

關係,不是用來偽裝「I am OK」的,

也不是為了給人交代與放心的。

關係,是為了經驗到兩人真心實意的交流,

給予彼此最無可被取代的支持與愛護。

 

 

接受了自己的真實

沒有心在當中的關係,

又如何能真實接觸呢?

失去了被善待的自己,

又如何在關係中,

真正的善待彼此呢?

面對自己的真實。因為真實,

是別人無法瞭解也漠不關心的,

卻是你逃也逃不過的糾結。

接受了自己的真實,

放下了自己的幻覺,

我們才可能真正的活著,

真正的與自己和好、和解。

只是,你敢於對自己誠實嗎?

還是你無論如何,

也選擇要繼續欺騙自己、說服自己?

寧可選擇讓一切符合別人的觀感和期待,

也難以選擇為自己的人生「選擇真實」?

 

因為好怕「一個人」

華人傳統的思維,

總是習於把「個人」和「關係」綁在一起,

也總是習於把「一個人」的狀態,

等同與「孤單」、「可憐」、

「沒人要」、「不幸」劃上等號。

如果,我們離開了「關係」,

進入到一個人的人生探索歷程,

那麼,我們可能很快就會被貼上標籤,

代表了我們的「失敗」或「糟糕」,

以至於我們無法擁有關係,

無法長留於關係中。

 

許多人,正是困陷在這種恐懼中,

害怕自己「一個人」的生命狀態,

無依無靠,像是天地之間的孤兒。

一想到:如果自己遇到任何難以承擔的情況,

都不再有另一個人必然存在,

必然給予幫助或扶持…

就難以安撫心中的恐懼感,

彷彿自己會被這世界拋棄,

連死在某個角落,

都不會有任何人在乎與發現。

 

 

我們總會被自己的大腦

這樣恐嚇和威脅

使我們無法面對在關係中的真實感受,

也無法坦承自己在關係裡的真實狀態。

即使在關係中,兩人交惡到猶如仇人,

或是相處起來像是活在冰窖裡的人,

總是冷言冷語,

連一句有溫度的話也感受不到,

但為了某些無法鬆動的價值框架,

我們寧可漠視我們的真實感覺,

找到一種

「假裝自己不在意,

也能夠把日子繼續過下去」的方式,

留在一段只有表面形式的關係裡。

 

先學會善待自己

才能真正的走向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