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蔽雙眼的「不安感」

電影A little bit of heaven劇照。圖/擷自網路

遮蔽雙眼的「不安感」

她露出白皙幾乎看不見毛孔的臉蛋,用三寸不爛之舌對著毛孔粗大的我不斷說服:「至少打個雷射吧!」即使她用了「打一次雷射跟買保養品價錢差不多」的理由試圖證明醫美一點也不遙遠,但我還是無感。

認識她是在一個派對場合。當時我去支援朋友,她像是花蝴蝶一樣,在場內的每個圈圈忙著採蜜⋯⋯噢,不,是忙著跟認識的人打招呼。她不是名媛也非貴婦或女星,是時尚雜誌的高階主管,似乎所有人脈都有,想買包、買衣、買鞋,甚至珠寶、名筆,她都能找到關鍵人物帶點優惠入袋,再不就是,免費贈送。

沒錯,年輕時的她頗具姿色,有不少企業主追求她,也想包養她。曾經一度是企業家的小老婆,那些年她的行頭很風光,常常見面也看不到重複的衣服,後來企業家中風猝逝,沒名沒份,當然更不可能留什麼財產給她。

她把衣櫃裡的所有衣衣整理出後變賣,倒也換了不少現金。與企業家交往的那段時間,她把工作給辭了,所以這下她得重新打理自己,好好工作賺錢。

「想不想再跟這樣的男人交往,吃香喝辣裝扮美美?」我曾問她這問題。她不想了,年過三十五,她想有個家定下來,也想生小孩。

心想事成吧。當她這念頭一浮上,雷達偵測功能就開始運作,很快地,一年後她就與小她八歲的年輕男子結婚。一生在情海的經歷,飽嚐大叔與小鮮肉,讓她頗沾沾自喜;但另一面她也總有個擔心,怕小丈夫抵擋不了正妹的誘惑。畢竟,光看外貌,不惑之年遠遜於雙十年華,所以那些年她不斷尋求醫美渴望凍齡,只要人家一讚美:「哇,妳看起來只有二十八歲!」她的眉眼就笑得跟彎月一樣甜。

第一個兒子如願出生,由於選擇自然產,分娩完之後的陰道總讓她擔心鬆垮、抓不了丈夫,於是她到處尋訪名醫想要做陰道緊實手術。花了不少錢、忍耐兩個月無性生活,她與小丈夫重拾樂趣後,都對這結果很滿意。

第二胎在老大四歲時報到,當時她已高齡四十二,不免對於生產這事有些擔心,所以細心地做了許多檢查,終於安心待產。懷孕五個月時,她意外發現罹患子宮頸癌。夫妻倆決定拿掉小孩,專心化療。

身體養好,都還有機會再生。她這樣砥礪自己,其實哭了好久。

傷心的原因除了罹癌、墮胎,最難過的是她花了那麼多心思打理自己、想儘辦法抓住青春的尾巴,從臉蛋到私處,全身都希望回復到處女時期,結果就這麼被癌細胞給無情吞噬掉了。她一度崩潰,覺得小丈夫一定會頭也不回地奔向別的女人。

「他還有大好青春,幹嘛跟我這年華不再、也沒法在床上滿足他的女人繼續攪和?」她耽溺在不安的狀態,長達數年之久,憂鬱、恐慌並存,得靠藥物才能支持自己。

癌症控制得很好,沒復發、沒擴散,結婚十週年那天,小丈夫帶她去頂級牛排餐廳慶祝。當他們吃完排餐,邊吃巧克力蛋糕、邊喝白蘭地時,小丈夫拿出了一顆鑽戒,她打開那只紅盒,又驚又喜。

「妳一直用各種方式滿足我,就怕我對妳不忠。我怎麼做,妳始終不信,直到這場病,更把我緊緊綁在妳的生命裡了。懂嗎?親愛的小妞。」在餐桌上,她泣不成聲。

一直用證明的方式尋求安全感與信任,不安永遠不會消弭,因為證明這件事,是無窮無盡的深淵;唯有發自內心對自己全盤接納與安心,才不需要尋求外力「證明」自己被愛。當她能夠愛自己的所有時,才能夠感受到他的愛,否則一切都是枉然。我想,她慢慢地能夠了解一切的問題都出在對自己的不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